网站首页
Home
修远研究报告
Reports
思想评论
Commentaries
智库信息
Think Tank
文化纵横
Journal
学术著作
Work
关于我们
About Us
学术委员会
Academic Committee
修远动态
Information
透明窗口
Financial Disclosure
加入我们
Join us
       北京修远经济与社会研究基金会(简称“修远基金会”)系北京市民政局批准设立的非公募基金会,业务主管单位为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于2009年11月注册成立。修远名称,取自《楚辞·离骚》中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旗下品牌刊物《文化纵横》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思想评论杂志。
       修远基金会的研究项目,涉及思想、政治、社会、媒介、可持续发展等多个研究领域,汇集了来自中国社会政治学所、社会学所、新闻传播所,北京大学法治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学院、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华中科技大学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的多个研究团队和近50位研究人员。修远基金会每年推出一期年度研究报告,探讨文化重建、社会治理、国际战略等方面的重大问题,在政商学界颇具影响。 
       修远认为,中国社会文化之建设,任重而道远,需要有识之士自觉担当与共同努力。
       修远愿意在此过程中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竭力推动社会和谐与文化复兴之目标的实现。

    
  • 中国思想界的新使命|《文化纵横》12月新刊手记&目录
  • 一期一会沙龙 | 新科学革命与人类的未来
  • 一期一会沙龙  | “走出去不应为资本逻辑所左右”:重审中国的对外援助
  • 长岛行
  • 路漫漫其修远兮
特别推荐
姜义华:以文明的尺度回溯改革开放四十年
2018年,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40年。在进入新时代的历史关口,为了辨明未来发展的方向,我们必须深入到改革开放的历史过程之中,厘清这一场事关中国人整体利益与人类未来可能性的世界史事件,理解其发生发展的内在逻辑,探索未来发展的新命题。职是之故,《文化纵横》杂志社特组“改革开放四十年”专题,在现代化的思路下,占据中国多数人口的农民是否必然等同于保守力量?历史学者姜义华先生指出,中国社会具有深厚的农业文明底色,此乃百年来中国探索现代化道路的基本前提。而改革开放最突出的特点也是最成功的地方,就在于激发了这些曾被贴上“落后”标签的农民的活力,将其身上的积极性和独有的创造能力转化为改革的不竭动力。
曹锦清:以制度研究推进话语体系重建 ——简论文明复兴与21世纪问题
在今天,当“反思西方理论和话语”、“建构具有主体性的中国理论”、“中国模式、中国道路”这样的号召和主张已经不再新鲜之时,我们确实已经有必要走出为中国经验的合法性进行辩护、自我肯定式的话语宣扬阶段。对西方理论话语的反思,揭示此种话语背后的经验的特殊性仅仅只是第一步——揭示将特殊经验无限上升为普遍规律的“意识形态话语”,真正的困难是“破”之后的“立”。这意味着,今天的中国行动者、思考者们,必须去直面人文社会学科的基本问题——经验和理论的关系:如何认识我们自身的经验?如何确定这种经验背后的普遍意义?如何认知经验的复杂演化过程?而在今天,中国崛起不仅仅是对所有的中国人,也是对越来越多世界范围内的人群而言,都成为一个可知、可感并且不断推进的现实经验。这种经验所带来的对人类历史的普遍影响,很大程度上已经不亚于西方的整个工业化进程。然而,这一经验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仅仅只是西方经验的重复,还是包含着新的可能性?这些都是我们面对21世纪问题和文明复兴前景,所应探求的话语重建方向。
金观涛:反思“人工智能革命”
近期,柯洁和AlphaGo的对战,再次掀起人工智能问题的讨论——人工智能对人类的认识论构成了根本性冲击。人如果不再是万物灵长,如果远离真正的生产劳动和创造,成为附着于机器社会的寄生群体,势必会给涉及宗教、经济、政治、伦理的各个方面带来革命性的冲击。 金观涛先生从“科学与人文”的视角,强调当前这场人工智能革命实质是对“智能”认识的某种退步,AlphaGo的工作原理是仿生学,而人类智能的内核——创造并使用符号的能力却遭到忽视。究其原因,这是现代社会中人文精神丧失、与科学被技术异化的恶果。
修远研究报告
修远研究报告:中华文明与中国共产党
中华文明在这一百多年发生着根本转型和更化复兴,是无可置疑的巨大事实。在这一根本转型和更化复兴过程中,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最大且最有影响力的政治组织和行动主体,也是无可置疑的巨大事实。中国共产党既是中华文明这一承前启后的主要的实践主体和创造主体,也是其他参与其中的实践主体的领导者。中华文明正处于伟大的创新性复兴阶段,在这一阶段正确理解中国共产党与中华文明的关系,探索他们相济相生的关系,对于中国未来具有直接的意义。此文力图在中华文明一百多年转型、更化和复兴的真实历史中揭示他们的本质性关系。
鄢一龙 ▍“执政党”vs“群众党”:改革开放以来的党群关系困境 路风 ▍抛弃“空想市场主义” :再论产业升级与中国经济发展政策选择 【修远论坛】社会已经巨变,国家治理必须适应新周期 【理论重建】探索中国发展的新周期 张志强 ▍超越民族主义:“多元一体”的清代中国 ——对“新清史”的回应
修远动态
修远基金会2017年理事会会议决议
修远基金会2017年理事会于2017年3月19日下午在上海卓美亚喜马拉雅酒店举行。理事杨平、高超群、丁立国代表(庄伟)、潘世伟、于向东、戴志康、曹锦清、封雨、冯春勤出席了本次会议,汪晖、曹远征理事会前审阅了会议文件并书面表达了意见,沈栋理事人在英国请假
学者企业家共论张謇精神: 实业兴国,不醉心空手道与泡沫经济 文化纵横沙龙 | “全球化VS逆全球化”: 世界秩序的形成、溃败与再造 《文化纵横》严正声明 修远基金会2016年理事会会议决议及纪要 修远基金会荣获2015年度”全国社科联先进学会“荣誉称号
思想评论
姜义华:以文明的尺度回溯改革开放四十年
2018年,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40年。在进入新时代的历史关口,为了辨明未来发展的方向,我们必须深入到改革开放的历史过程之中,厘清这一场事关中国人整体利益与人类未来可能性的世界史事件,理解其发生发展的内在逻辑,探索未来发展的新命题。职是之故,《文化纵横》杂志社特组“改革开放四十年”专题,在现代化的思路下,占据中国多数人口的农民是否必然等同于保守力量?历史学者姜义华先生指出,中国社会具有深厚的农业文明底色,此乃百年来中国探索现代化道路的基本前提。而改革开放最突出的特点也是最成功的地方,就在于激发了这些曾被贴上“落后”标签的农民的活力,将其身上的积极性和独有的创造能力转化为改革的不竭动力。
许煜:数码化时代科技和人文的契机 流动人口家庭化的趋势、问题与应对
中国思想界的新使命|《文化纵横》12月新刊手记&目录
总结改革开放40年,也应该是理论探索和理论创新的一个历史节点。改革开放已进行了足够伟大的社会实践,其取得的成绩和产生的问题都为理论的思考留下了极其丰富的素材。纵向中国历史200年,横向世界历史500年,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类正进入一个新的时代。未来需要理论先导,世界需要思想指引。中国思想界应该对于人类社会有着更加卓越的贡献。
研究员专栏
余盛峰:革命恐惧的幻象
最为愚蠢的信条是,希望将自己主导的领域宣布为"自由"与"自然"的胜利,与此同时,臆测那些被它宣布为"激进"的领域目前的沉默状裏将是永远沉默的标志。这种信条必然破产的命运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杨平:当伏尔塔瓦河的旋律重新响起 高超群:当代中国政治思想的版图 程东金:印度的新政府与新格局 杨平:非营利事业——美国社会的稳定器 程东金:第三次工业革命与中国
智库信息
郦菁:“智库热”遇冷——学术衰微,政策之过,抑或价值失落?
政策研究的制度安排,包括研究力量是建构在政府内部还是外部,研究者具有怎样的训练和才具,提供怎样的研究和政策话语,很大程度是由政治过程本身决定的。抛开政治情境来看智库及其他研究机构的质量和政治影响,无异于缘木求鱼。......概而言之,去政治的态度、实证主义与数量管理以及最能提供政治理念的基础学科之不兴,都导致了中国社会科学在价值层面的贫乏。这种贫乏,不免从母领域传递到政策研究领域。
习近平:重点建设一批高端智库 香港前特首董建华拟组智库 专家:或可凝聚社会 达巍:“智库热”中的冷思考 共识三人谈:中国智库的现状和出路 解读习近平会见经济智囊:或以稳增长促新常态
修远学者
修远学术著作:《未来中国的变与不变》
从一开始我们就主张“超越左右”,这种超越,并不暗示我们拥有比他们双方更强大的思想武器,我们没有;也并不是指我们试图维持某种平衡,仅仅把自己视为供双方展示和争辩的平台,我们更强调自己的问题意识;我们也从未尝试寻求共识,确立在主张和利益上的最小公约数,恰恰相反,我们更希望将分歧以更为直率和理性的方式表达出来。我们所说的超越是指,我们时刻保持着足够的反思精神和警惕,对所有的被确信的知识和信仰前提保持警觉,对于我们而言,“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思考的,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重新估量的。因为在这样的历史时刻,这个民族是最自由的,也是最富创造力的。”我们尊重各种传统,但我们是面向未来的,我们直面所有分歧,但我们坚信理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