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Home
修远研究报告
Reports
思想评论
Commentaries
智库信息
Think Tank
文化纵横
Journal
学术著作
Work
关于我们
About Us
学术委员会
Academic Committee
修远动态
Information
透明窗口
Financial Disclosure
加入我们
Join us
       北京修远经济与社会研究基金会(简称“修远基金会”)系北京市民政局批准设立的非公募基金会,业务主管单位为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于2009年11月注册成立。修远名称,取自《楚辞·离骚》中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旗下品牌刊物《文化纵横》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思想评论杂志。
       修远基金会的研究项目,涉及思想、政治、社会、媒介、可持续发展等多个研究领域,汇集了来自中国社会政治学所、社会学所、新闻传播所,北京大学法治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学院、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华中科技大学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的多个研究团队和近50位研究人员。修远基金会每年推出一期年度研究报告,探讨文化重建、社会治理、国际战略等方面的重大问题,在政商学界颇具影响。 
       修远认为,中国社会文化之建设,任重而道远,需要有识之士自觉担当与共同努力。
       修远愿意在此过程中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竭力推动社会和谐与文化复兴之目标的实现。

    
智库信息
中国问题 中国方法 中国学派
中共体制的活力与危机
时间:2014-08-25 点击阅读量:939 次

         中国的共产主义是否将继续?李世默文章《中共的生命力:后民主时代在中国开启》(The Life of the Party: The Post-Democratic Future Begins in China)对中共体制的合理之处进行了分析,他认为中共将继续完善其一党执政的政治模式,中国未来十年将持续发展。中共的执政历史,将挑战西方多党选举式的传统政治理念。

 

在中国共产党连续执政的63年中,体现出了非同一般的适应性和自我纠错能力。中共拨乱反正,进行政治改革的能力,使得其成为世界近代史上最具自我革新勇气和能力的政治组织。

 

    目前中共体制的活力,来源于其精英政治的竞争之激烈程度。中央组织部作为一个强有力的组织机构,其干部选拔程序复杂而精细,使得毫无背景的优秀人才依然可以主政大局,虽然关系网络和任人唯亲的现象在任何一个政党中都是不可避免的,但中共干部的晋升标准却牢牢和政绩挂钩。

 

李世默认为,中共的执政合法性,来自于中国历史上的民族主义,和其为中国现代化所做的努力。二者共同构成了一种“道德合法性”,这绝非单纯经济增长带来的“政绩合法性”所能涵盖。包括草根阶层在内的社会主体,从未彻底对中共失去信任。这使中共能够通过反思调整以自我革新。

 

目前西方民主的困境,正在与其自我修正能力的丧失,选举胜利成为了目的而非良政善治的手段。但李认为,中共一党执政的模式不可能取代选举民主,只说明一国政治制度应契合本国的文化、历史条件。中国模式的意义,更多在于说明各国都能找到适合本国的政治制度。

 

同期杂志中,黄亚生对李世默文章逐条予以了批评。黄亚生认为,在中国民间,已存在着大量对于政治改革的诉求,而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对此也显示出更开放的态度。在未来十年中,这一对民主的需求,其与现实之间的落差将开始被弥合。

 

黄亚生认为,中国的精英政治制度虽然看起来有严格的各级直接责任、地方分权等因素,保证了地方政策实验有足够的弹性空间,给予了有能力的官僚以上升空间。但实际上,有更多的中共干部被提拔是出于一些不那么积极的因素,比如所谓“潜规则”。而李世默文章中对西方症候的批评,比如散沙化的中产阶级、糟糕的基础设施建设、债务危机和利益集团化,并不是民主政治的必然。事实上,在那些深陷泥潭的威权国家中,这一问题表现得更为严重,且这些问题已不是周期性的,而表现为长期的经济停滞。

 

中国的腐败问题也已是结构性的,政府为控制腐败不惜动用极刑。但中国的巨额携款外逃表明,问题的根结还是在监察与权力制衡。

 

已有研究证明,中国的乡村选举已经改善了基层政府的责任心和对公共服务的开支。在人均GDP高于中国但仍然没有民主化的25个国家中,有21个是资源依赖型的经济体,其余皆随着政治开放有了越来越好的经济表现。黄亚生认为,与很多陷入动荡的国家不同,中国民主化的主动权目前掌握在执政党手中,人们期盼的是可控的改良,而不是激烈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