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Home
修远研究报告
Reports
思想评论
Commentaries
智库信息
Think Tank
文化纵横
Journal
学术著作
Work
关于我们
About Us
学术委员会
Academic Committee
修远动态
Information
透明窗口
Financial Disclosure
加入我们
Join us
       北京修远经济与社会研究基金会(简称“修远基金会”)系北京市民政局批准设立的非公募基金会,业务主管单位为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于2009年11月注册成立。修远名称,取自《楚辞·离骚》中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旗下品牌刊物《文化纵横》为国内最具影响力的思想评论杂志。
       修远基金会的研究项目,涉及思想、政治、社会、媒介、可持续发展等多个研究领域,汇集了来自中国社会政治学所、社会学所、新闻传播所,北京大学法治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学院、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华中科技大学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的多个研究团队和近50位研究人员。修远基金会每年推出一期年度研究报告,探讨文化重建、社会治理、国际战略等方面的重大问题,在政商学界颇具影响。 
       修远认为,中国社会文化之建设,任重而道远,需要有识之士自觉担当与共同努力。
       修远愿意在此过程中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竭力推动社会和谐与文化复兴之目标的实现。

    
智库信息
中国问题 中国方法 中国学派
布鲁金斯学会谏奥巴马
时间:2014-08-25 点击阅读量:1254 次

2014年度的布鲁金斯学会《总统简报》(以下简称“报告”)延续了上年度的体例风格,将美国可能面临的外交挑战细化为按不同优先级别罗列出的“待办事项”。本次报告预计世界局势将更加不稳定,美国在其中的角色也愈加不确定,为此美国需要发挥强大而有效的领导作用来扭转局面。奥巴马政府在美国经济现处上升阶段这一时期,考虑借由加强与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的经济合作来实现更大作为,继续坚持奥巴马在第二任期伊始提出的“重建全球自由秩序”的外交战略。在亚太地区,这一战略主要体现为实现以美国为主导的亚洲各国力量均势,和遏制在中国东海与南海可能爆发的争端,这两个政策都在上述优先级中处于“双倍下注”Double Down,上年度已建议的政策,提醒总统应继续加大力度推动解决的)

 

二战后,美国的外交重心长期向中东倾斜,削弱了亚洲“再平衡”战略的重要性。2013年末美国政府停摆也严重损及了美国在亚洲地区的信用和尊严。不过,除了有所保留的中国和强烈抵制的朝鲜外,亚洲各国仍已广泛接受了美国倡导的“亚洲再平衡”政策。因此,美国在2014年更需将它对亚洲盟友的诸多承诺进一步落实成作为,否则以中国为首的潜在对手,会更加质疑美国在面临盟友遭到挑衅时所可能做出的反应。该政策在本年度的重点是:一、保障并强化美国长期的政治经济以及安全利益;二、重新确保并深化美国同长期盟友的关系并发展地区新盟友(如缅甸);三、既达到前述两个目标,又不疏远快速崛起中的中国,也不激化地区军事对抗。

 

尽管2013桑尼兰会面之后,中美就亚洲问题开展了广泛的军事与安全对话;但报告直言,基于国际贸易差异和猜忌,两国依旧存在猜疑,协作不甚健康。报告建议,美国不损及自己在西太平洋的利益的前提下,应在今年前半年实现与TPP的协商,迎接中国加入,传达给北京无意从TPP排挤中国的信息。奥巴马政府也应注意到,去年三中全会之后,更加开放的中国经济符合美国利益,美国应该积极支持中国深化改革和进一步经济转型,争取在2016年左右签署双边投资条约。

 

针对中国东海与南海近一年来因领土争端频频发生的摩擦,报告认为应当分而待之。东海上中日围绕钓鱼岛的领土争端则随着去年中国划定东海防空识别区而进一步恶化,两国民间也是民族主义浪潮涌动。报告建议应从两个层面影响冲突各方:地区层面,美国应当直接对冲突各方施加影响;国际层面上,美国应当通过重要海事战略区域中的利益作为杠杆,平衡中国在东海和南海的侧重,不能再轻易错失对中国施加压力的机会。

 

具体而言,首先,美国应一如既往地团结亚洲的盟友,保持私下交流。其次,与日韩政府密切合作以打压存在于中国以及日韩之间的民族主义。第三,建议奥巴马私下劝说习近平对新型大国关系”作出可付诸实践的承诺。最后,建议指派高级别国家安全官员,努力构建可促成争端多方合作的海事安全框架,建立适用于东海和南海两处争议处置机制和程序,还须明确美国海军在此的角色。

 

报告尤其申言,美国在此区域应注意区分资源争议和领土争端。 正上年度报告曾指出的,美国在亚洲的最大利益仍是资源,插手既会使自己陷入多方博弈的漩涡,又可能激怒中国,实非明智之举。利用作为盟友的日韩两方来牵制中国虽是较为稳妥的策略,但也要防止日韩两国由此可能形成的联盟对自己构成反噬。相比之下,选择借用规范化的解决方式作为桎梏来牵制各方,增加违约风险,或许是较为审慎的策略。

 

来源:《文化纵横》2014年第二期 作者:木怀琴编译 布鲁金斯学会2014年《总统简报》